独自为伴

编辑:知识号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5 09:15:32
编辑 锁定
独自为伴(The company of myself)又名灵魂魔术师,是一款有着悲伤故事背景的益智类小游戏,悠扬的背景音乐和悲伤的故事情节,以及另类又有创意的游戏玩法,让这个游戏显得非常经典。
中文名
独自为伴
原版名称
The company of myself
游戏类型
益智类小游戏
游戏平台
pc
主要角色
杰克

目录

独自为伴剧情

编辑
(这个游戏的中文名有“灵魂魔术师”或“独自为伴”两种翻译)
游戏中段落翻译,先是片头: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想告诉你一点关于我自己的事儿。
首先你要知道的是我过着独居生活。独居时间长了,就习惯了,也感到满足。
在我变为独居(或称为隐士)之前,我发现我的生命中有两种热情。一个是表演。甚至到今天,当我发现我不能与人建立正常关系时,我依然还能站在他们面前让他们惊喜或开怀大笑。这种讽刺很值得品味。
它味道并不怎么样。
假如你想知道,我的第二个热情是一个叫凯瑟琳的女孩。总有一天我会到她那儿去。
我通常都会面临其他人同样所面临的日常问题,但不同的是一旦他们陷入了僵局,他们身后还有朋友和同伴的支持。而我没有。
我知道你并不想听我说这些并不令人感兴趣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要用更有趣的寓言故事描述我的一天。
我过去常常寻找以他人为伴的乐趣,现在我只有独自为伴了。
接下来是介绍操作方法的环节,注意游戏里的门都是绿色的,而且每关的场景里,主人公出现的起始点都有朵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伏笔
(第一关)
我的注意力被房间尽头的绿色方块深深地吸引着。我希望成为它的伙伴,这个想法超越了以往所有的念头。我决定使用箭头键去碰触它。
这个方块并没有对我的触碰有所反应。难道它没有注意到我?或者它只是假装没有注意到我?
哪一个更糟糕?
走近它,我能看到这个绿色的方块是一道门。我想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决定按下空格键走进下一个房间。
(第二关)
前方出现了两个平台,我决定使用向上键跳过它们。
我认为门先生是一个比平台更好的朋友。我也知道我能以按下P键或者Esc键来暂停游戏。
(第三关)
现在有一些风险,跳跃到平台上似乎并不容易。
我开始思考跌落下去究竟有多可怕。幸运的是,我知道我可以在任何时候按下R键重新开始这一关。
我为我自己能够跨越这些可怕的间隙感到骄傲(并且也感到惊讶)。
(第四关)
又回到这里,我确信前面的台阶对我来说太高了。
我想知道,如果在我完成这一关之前按下空格键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感到很混乱。
并且有些刺痛。
但是很多时候仅仅是感到混乱。
我试图进行一些简单的思考,但没有什么有用的出现。
(第五关)
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人说过话了,但至少我能解决我自己的问题。
(第六关)
我看到一堵墙挡住了去路。我有些不满。
下面的区域很宽敞。
我对自己说,按下A键是通过这关的最好方法。
我对自己能够独自解决问题感到很满意。
(影子会重复本体上一步的行动,A键的用法是启动机关)
(第七关)
我注意到这个房间有一个奇怪的力场。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好奇。
我发现我不能理解这个力场的用意。它根本不能阻挡我。
(第八关)
但我发现这个房间的力场由粉色变成了绿色,我明白了。
(粉色力场本体能过去影子过不去,绿色力场影子能过去本体过不去,注意这个细节)
(第九关)
站在这个无用的巨梯前面,我映现出我过去的行为。
很走运,正如我所期待的,周围没有人看到我像一个疯子一样。
(BGM从这里开始,由压抑转向宁静和治愈)
(第十关)
我寻找我并不渴望陪伴的原因。
我选择逃避这个问题。显然我不需要别人就可以做成事情。
我发现我不能不去想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人在一起?
(第十一关)
我还注意到这个房间和前一个是多么的相似,我一直以为自己被骗了直到意识到我之前的策略已经不管用了为止。
(第十二关)
没过多久我就意识到,我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通过这里。
快到了……
我已经对解决心理问题的主意习以为常,但是我依然很享受对我身体能力的测试。
(从这里主角开始进入与恋人的回忆,这里另起一部分)
(在主角与恋人的回忆场景里,他们出现的起始点也有花。主角的花跟前几关的一样,是白色;凯瑟琳的花是粉色。另外注意女友可以踩着主角的头跳起来,但主角不能踩着女友的头跳,这也是个预示接下来的发展的重要伏笔)
(第一关)
我想回到我和凯瑟琳见面的第一天。我们的轨迹融合在一起,我们突然的成为了伙伴。
那时候我并不像现在这样的自闭。我们已经超越了简单的需求。
她是如此的安静,就像我一样。我们瞬间链接在一起,毫无错误的,如此完美。
(第二关)
互助。
完美。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让它离去。
(第三关)
我们面对困难,一起解决。如今我只能独自面对同样的问题,孤独的一个人。
这没什么可赞赏的。朴素而简单。无法理解我是多么的需要她,她是多么的需要我。
(第四关)
那是如此的完美。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我帮助她,她帮助我,我们相互帮助。
(第五关)
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结束的这么快。
(在这里扳下开关,凯瑟琳掉下去的同时,BGM又回复到了之前那种压抑的氛围)
我沉浸在自责中,很久都没有出过门。
但是她永远的离去了。
(第六关)
(从这里开始,花又重新变回了一朵)
现在我感到孤独,我拒绝和别人说话。
在内部,我想象一个激动的人大喊“检查站!”
我很不情愿的思考如何能从不同的角度才能让事情重新来过,从而给予她帮助。
或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与她相见。
(主角与恋人的回忆结束,回到游戏正篇中)
(第十三关)
就这样,我继续着。
(第十四关)
什么?不要走啊,我还有话要说,真的还有话要说。
你真的要走了吗?
接着是片尾翻译:
我一直在负责对崩溃后的杰克使用精神分析疗法。总的来说,他能非常准确地想起自己的过去,简直可以与刑事档案中的记录完全吻合。
然而,他却看上去对我全无印象。在过去这八年里我每个礼拜都会来看他一次,但他每次都向我诉说同一个故事,每次都是。
他形容自己是一个离群索居的人,这不难理解,要是被单独地禁闭在医院里长达八年,任谁都会有这种感受。
他总是通过简要的谈论自己的生活开始话题,并且话题总是会来到关于他心爱的人那一部分——他是如何失去了她,凯瑟琳。
他知道她已经死了,并且明确地感到自己负有一定责任,但他不记得,就是他自己谋杀了凯瑟琳。人们在他们家(他和凯瑟琳)的后院里发现了凯瑟琳的尸体,裹着一个绿袋子被草草埋下。我想那个绿袋子是杰克当时能找到的唯一可以作为棺材使用的东西。他还在那个土堆旁边种了两颗花。
他认为是她的死才导致自己的失语。我想,他可能是对的。
这将是我对杰克的最后一篇精神分析报告。我没有任何理由相信他能从严重的精神疾病中恢复过来,一旦获得释放,他将是人群中极其危险的存在,对于别人如是,对于他自己也是。
----------剧终---------
(此时BGM再度从压抑换成那首宁静治愈的,这里也换成了杰克视角)
精神治疗医生已经离开了,而我,再也不知道还能与谁说起这个故事,我的故事。

独自为伴操作

编辑
方向键移动。空格键分身(过关)。A造作机关,R重玩,P暂停。粉色区域分身不能进入,真身可以。绿色区域真身不能进入,分身可以。

独自为伴相关游戏

编辑
心病(Fixation)是由一款跳跃解密像素小游戏。个人觉得此游戏非常值得一玩。

独自为伴解读

编辑
(以下内容含剧透,为不影响逐步接触故事真相的乐趣,初次接触游戏者请谨慎选择观看)
似乎这个游戏是基于心理学真实案例改编的,玩家是以精神治疗医生的身份,听杰克讲的这个故事。杰克掌握影分身(……)来帮助自己,独自为伴,依照这个剧情来看大概也是在失去凯瑟琳之后。就像过去与凯瑟琳互相配合互相帮助一样,他用自己的影子(或灵魂)来帮助自己,来代替凯瑟琳的存在。
游戏里的门都是绿色的,他与凯瑟琳在一起的场所有两朵花,杰克用一个绿色的袋子当作凯瑟琳的棺材,还在埋葬她的土堆那里种了两朵花。那两朵花是代表他和凯瑟琳,因此当凯瑟琳不在以后,场景里就只有杰克的那一朵花了。
粉色力场灵魂能过但本体不能过,注意凯瑟琳出现的起始点,花是粉红色的。对于杰克来说,那粉色的力场就代表他最重要最需要的恋人凯瑟琳和灵魂(过去),因此灵魂可以毫无隔阂的融入那片力场。而绿色会让他想起自己杀死凯瑟琳后用来装她尸体的袋子,代表着现在凯瑟琳已经不在了,也就是和本体是一样的现在时。他的灵魂(也就是过去)和现在(也就是本体)不相关【?】所以无法进入绿色力场。
精神分裂,多重人格,自闭症,妄想症,这个游戏起初只是在让玩家们看到这个名叫杰克的精神病人的内心世界,然而一切真相都明了之后,回思前面埋下的种种伏笔,恍然大悟的同时却看见了他内心深深的孤独和对爱人的思念。
整个游戏都通关之后,在制作人员名单放完以后,音乐重新回到那首他与凯瑟琳相遇时的宁静温馨,伴随着屏幕的一片黑暗,杰克最后独白的一句话——原来他并非对精神治疗医生全无印象,甚至在心里觉得讽刺(shrink是讽刺精神治疗医师的用语),但他每次见到医生的面都装着不认识对方的样子,仅仅是为了能够把这个故事一再的对医生说出口。除了那个人,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述说的对象,只能自己反复不断的回忆和思念。
在医生做完最后一次精神分析离开的现在,失去这唯一可以讲述的对象,杰克再也不知道还能与谁说起这个故事。
在这首他与凯瑟琳相遇时的宁静的BGM里,他只能静静地回忆着凯瑟琳,边与自己制造出的影子们独自为伴。
词条标签:
益智游戏 游戏作品 游戏 娱乐作品 书籍